海軍今年國艦國造新艦計畫中,上半年首推「鴻運計畫」的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建造案,下半年則是以代號「澄海計畫」沱江艦後續量產案最受矚目。另外,中國解放軍「野馬氣墊登陸艇」量產後兩棲能力大躍進後,為反制其兩棲進犯兵力所量產的10多艘「快速布雷艇」,也在年中啟動,由於「快速布雷艇」技術難度不高,反而是最快能夠進行測試成軍的新艦。

據指出,海軍今年造艦計劃中,在下半年是以代號「澄海計畫」的沱江艦量產案最為外界關注,從2014年12月23日由龍德造船交付予海軍執行戰術評測後,經過1年多的作戰測試,將沱江艦區分為反艦、防空與反潛三種不同型態的作戰艦,未來依任務的不同來調派搭配運用,同時也發現沱江原型艦的噸位與空間還要稍微加大,經過微調修改後,第一批3艘反艦型的沱江艦的排水量,將會從原有的500噸增加50噸,海軍以高效能艦艇後續量產案科目,編列144億3400萬元,從2017年到2025年以8年時間,陸續建造出3艘具有反艦戰力的沱江艦,未來後續再建造具有防空與反潛功能的沱江艦。
 

至於編列9億1776多萬元,從2017年到2021年在國內建造10多艘海軍「快速布雷艇」,主要是反制中國解放軍自烏克蘭獲得製造俄國的「歐洲野牛」氣墊登陸艇,今年春節期間,中國南海艦隊某登陸艦支隊在南海海域進行應急演練,新型國產726型(舷號3332)的「野馬」氣墊登陸艇也首次亮相,代表其兩棲航渡能力大躍進。


對於中國解放軍具備「野馬氣墊登陸艇」後航渡威脅提高,在三年前的漢光實兵演習中發現,要在水面上反制氣墊登陸艇還是要「以快制快」,尤其是在其航渡路徑上快速布雷,才能達到阻絕或延緩其速度,加上國內製造快艇的能量充足,因此以敵情威脅的優先次序,將「快速布雷艇」提前建造以反制氣墊登陸艇威脅。

 
----------我是分格線----------

空軍與中科院簽署新式高教機委製協議書,宣示國機國造正式啟動的同時,蔡英文總統執政的首宗國艦國造案也即將啟動!海軍代號「鴻運計畫」的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建造案,在2月7日完成提供建造規格公告後,海軍將會依國內船廠提出的意見研商並答覆後,計劃在3月底貼出招標公告,希望在6月前完成決標,讓「鴻運計畫」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正式開工啟動。

根據民國106年度國防部預算書內容,「鴻運計畫」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第二階段原型艦籌建計畫,總經費為62億9700多萬元,但是船體載台的建造費用公告為36億200多萬元,其他近27億元經費是用於運輸艦上配備較強的武裝,包括艦首一座MK-75的76快砲、前後各一座MK-15方陣快砲近迫武器系統,以及艦體中部船艛兩側裝置了兩組朝舷外的海劍二防空飛彈傾斜發射器;並要將這些武器系統整合有獨立作戰的能力,中科院也將在艦上加裝射控雷達等作戰系統以及通訊系統,讓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比同級的登陸艦的火力更強大。

海軍提出「鴻運計畫」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的基本規格,全艦長約153公尺,最大寬約23公尺,排水量是在部隊滿載不高於10600噸,最大巡航距離不得小於7500浬,另使用壓載水艙/預備燃油艙下,可再增加續航距離5000浬。基本裝載的能量包括了9輛AAV7 兩棲突擊戰車、H6砲車1輛以及7輛悍馬車的車輛;在登陸艇方面則有LCU登陸艇1艘、LCM登陸艇4艘;而機庫可停放2架中型直升機、飛行甲板停放1架大型直升機。以及人員鋪位:艦方190床、部隊250床、預留233床,共計673床。

因海軍規劃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要有獨立作戰的能力,包括機庫與飛行甲板與艦體中部船艛部分,都採用了普遍使用在美國海軍神盾級軍艦的艦體結構上HSLA-80高強度鋼材,其高強度與高靭性,僅次於潛艦使用的HY-80耐壓鋼材,讓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艦體更具安全性。

據指出,對於海軍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建造案,國內包括台船、慶富以及中信等船廠都表達高度的興趣,但因為艦體施工要使用HSLA-80高強度鋼材,艦體船塢有泛水浮箱設計,而放置兩棲突擊戰車等車輛與登陸艇分開兩層,兩層由油壓式移動跳板等機械裝備複雜,加上飛行甲板裝備,其建造技術的難度遠超過海軍最大噸位的磐石號快速戰鬥支援艦

據了解,因磐石號快速戰鬥支援艦的建造經費為47億元,表面上看起來比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的62億9700多萬元要少很多,但磐石軍艦武器裝備僅有MK15方陣快砲與一座M54海欉樹短程防空飛彈發射器,機庫兩側各配置40公釐70倍徑快砲,兩門20公釐機砲,當年台船是以40億餘元得標建造磐石軍艦的艦體載台,比海軍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建造艦體公告的36億200多萬元要多了近4億元。

知情人士指出,就因為海軍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建造材質不一樣,艦體船塢內的設備複雜度比磐石軍艦高很多,不能從噸位大小來比較,因此國內多家船廠正精打計算,若不符合投資成本與利潤,有可能會像海軍特種作戰突擊艇的籌建案一樣,不前來投標,讓政府知道國艦國造政策,還是要有合理的預算才能確實執行。

----------我是分格線----------

 這篇我打算分三個看點並依次向下鋪敘個人的想法. 1. 沱江級的後續 2. 快速佈雷艇 3. 鴻運計劃

 首先就沱江艦後續量產的部分開始, 海軍如果真的把沱江級的功能分割變成比較單純的三種型態, 其實是合理的判斷. 雖然稍嫌可惜, 但是以一艘五佰噸級的巡邏艦, 變成同時具備防空反潛反艦任務能量的多面手事實上是頗勉強甚至在物理上有困難的. 第一批量產艦增加的噸位僅有五十噸, 而非早先傳出以將排水量拉到七百噸級因此過去傳言將艦身拉長改善浮力一節可能不確, 要不然就是原設計的浮力表現沒有之說得那麼不好亦或是海軍要在艦上的裝備配置上做調整. 而反潛的能量被獨立是不是也印證了陀江號測試時施放拖曳聲納時,會使船艦產生較高的震動以及噪音,連帶影響拖曳陣列聲納的使用效能的外界傳言? 這不好說, 但是第一批次的量產艦建造期程拉長到在八年內完成三艘, 參考沱江艦的建造, 原始設計從零開始建案花了兩年多足夠開工,從開工到交艦也就花了不到兩年, 對比到八年的期程中其中必定包括原設計修正優化的許多工作在內, 因此我個人還是認為聲納系統與魚雷管依舊會被保留下來, 而報導所稱日後的反潛型則可能是誤傳或需結合其他系統如UAV或UUV來更加針對反潛任務進行強化. 沱江上頭會裝魚雷管跟聲納絕非偶然,  反潛哨戒必定是在原始需求裡頭的任務. 反倒是防空任務我相信是設想外的, 配合海劍二因勢利導去擴大利基的方案. 我更相信沱江級作為艦隊組成的低檔作戰艦, 他的作戰能力相對於艦隊整體, 絕對只適宜用來錦上添花, 而非雪中送炭. 反倒是作為艦隊作戰主力的下一代驅巡艦的發展是需要進一步關心的.

再來, 高速佈雷艇. 其實這個想定是我個人不太能理解的. 以之前海軍公布的想定, 高速布雷艇需要能夠配合鴻運船塢運輸艦以其塢艙攜行. 所以他的尺寸有先天限制. 然後要用水雷反制敵登陸舟艇, 除非以攻勢方式佈署對敵封港, 否則居於被動佈署的成效是很低的. 老共的氣墊船特性就是機動飄忽, 快速佈雷艇一艘帶不了多少水雷, 佈設方式也是以線性方式行之, 如果共軍要以傳統方式作兩棲登陸, 你要能猜出人家的登陸區在哪? 那時整個登陸區會不在人家眼皮子底下看著? 然後發現你佈雷不去運用兵力阻止, 甚至不採取其他應變繼續讓我的氣墊船按原計畫往上衝? 這個想定會不會太過於藐視敵人了, 還是說你要用高速布雷艇把整個西海岸全用水雷給封起來? 高速布雷艇能有那個行動自由去做這個? 這不知道是誰支的招? 水雷不是不好, 得要因時因地制宜. 而且真要搞就得大搞, 與其去造這些專用的高速佈雷艇, 我個人比較支持用動員徵用的漁船來搞, 而且量要夠大去起到在戰區拘束敵人行動的目的, 讓你非得向著我佈防的方向來不可. 如果要搞攻勢佈署, 這類小型的高速布雷艇到不失為適合的戰具, 用船塢運輸艦載到任務地區, 放出佈雷後收回, 只是在什麼時間去作要捏得非常仔細小心, 記得佈放水雷是已經屬於戰爭行為, 時間抓得不好, 變成未宣而戰搞主動偷襲, 變成珍珠港事變重演成日本的角色, 那就沒得玩了.    

最後, 鴻運計畫. 很奇怪的一點是, 武器系統是政府提供裝備, 甚至很多槍啊炮的是翻修品甚至堪用品直接現況流用過來. 政府要算預算時才會放進去, 但這跟造船廠沒有關係. 政府採購有其標準估價流程, 造船廠也有正常管道去反映成本問題, 現在出來喊是在漫天喊價吧. 還帶點恐嚇意味. 知道全世界造船業都不景氣, 也難得海軍有大單, 能多撈點就多撈點是人之常情. 可是這樣赤裸的意圖串聯, 吃像確實難看. 話說回來, 以目前海軍想要鴻運與海劍二配套的企圖心, 似乎是要求鴻運艦必須要有在中低強度戰場能獨力存活作業的能力, 意即海軍在中低強度戰場將或可藉由鴻運艦與沱江級來結合成一支小型的水面作戰群進行作戰任務? 相對於海軍在數年前展示的規復作戰演習中動用的艦隊兵力, 這其實是ㄧ個不小的變化, ㄧ個營級的陸戰單位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完成裝載並投射出去, 甚至不需大規模編組動員屏衛伴護兵力, 對於用兵的靈活性增益不小, 雖然這些武器系統的配置無疑會佔用掉艦上的籌載與空間, 對其主要功能有影響, 但是能在其間平衡之後也不是壞事. 當然另ㄧ個問題就是鴻運艦的建造數量? 與現有的中和級與旭海艦之間的關係是取代或合作? 這些都必須經由後續發展來加以闡明.

保持持續觀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av500 的頭像
acav500

音速大炳的胡思亂想

acav5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