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ophist4ever.pixnet.net/blog/post/31980039

http://sophist4ever.pixnet.net/blog/post/31977279

假圖天國的這兩篇文章, 文中反映出來的一些觀點實在很有意思. 雖然說完全是被近十年來中共軍備百花齊放的發展震懾後的典型反應. 混合了作者對台灣前途問題抱持擔憂之後產生了濃濃的酸氣撲鼻而來, 但並不是歇斯底里的謾罵之後只剩下空虛的口號. 我個人認為他對中共發展的觀察是並不深刻的碰觸到了一些問題, 但是整體來看, 觀察的角度無可避免地出現了盲點.

事實上, 在鄧小平上台採取改革開放政策的同時, 中共的軍備發展為經濟發展讓路的格局使得他們的戰具性能長期維持在低水準. 就算計入小規模的性能提升改款, 從來也擺脫不了需要以數量彌補性能差距, 卻又消耗了經費使得性能缺乏資源去提升的惡性循環當中. 所以我們看到在整個80年代中, 導因於經濟基礎薄弱, 內部也還存在姓資還是姓社的路線歧異的中共體制中, 對軍事科技的實際應用是極為有限的. 陸軍長期使用的59系列戰車長期沒有後繼, 一直到今天都還是共軍裝甲部隊的重要成份. 海軍主戰艦艇長期停留在旅大, 江湖, R級等技術水準還是停留在60年代的舊艦加上大量的小艇. 空軍與海航的殲六七八作骨幹落後世界二十年以上. 習慣於將這些古董所反映出的共軍形象引為笑談的人們, 在進入2010年代以後, 瞬間需要改變自己的意識去適應現實裡出現的巨大顛覆. 過去幾年, 累積了過去二三十年小步快跑成果的新一代戰具陸續出現, 雖然許多單項設備或系統架構不脫仿冒事實與山寨之譏, 但也有出自於自行開發整合的成果, 沒有人能夠否認老共在過去的小步快跑期間透過比較與應用繁雜來源的各式系統過程裡面, 累積了巨大的能量. 如果說過去的做法叫做小步快跑, 現在的發展早已變成大步邁進. 現在的光景,其實就是這股能量的發揚. 這股能量並沒有一次迸發後消散, 反而仍然在繼續精進. 對於不與老共友好的勢力而言, 該禁運設限的全都做了, 這股能量沛然莫之能禦的生命力就是他們的憂慮所在. 與其說老共現在的迸發是窮兵黷武, 我個人認為是回復原本應有的水準, 沒有一個正常的國家能接受自己的軍備常態性的落後敵對勢力, 尤其是一個國力正在崛起的國家. 當然近十年來的大步邁進的同時, 我們也看到正在逐步成形的, 中共對軍備發展進行體系化的動作. 就拿假圖天國引以為例的艦用飛彈垂直發射器來說, 在054A上面佈署的是類似MK41的熱發射系統, 在052C跟051C上頭裝備的是海紅9的專用俄式轉輪發射器, 到了052D上頭就裝用了兼容冷熱發射的新系統.  在052D的發射器完成規劃與設計的同時, 中共也完成對艦載垂直發射系統的自行定義, 這就是體系化的一大步. 也就是說, 至少在這個部分, 與其說是重複投資, 不如說是把分別配合所裝用的紅旗16跟海紅9而設置的發射器的系統跟概念完成了事實上的整合. 這當然反映出中共在以能用的既有系統滿足戰備急需的同時, 也不畏於研改擴充其所不滿足的部分. 因此我們完全可以相信, 日後艦用新彈種的發展將會依據這個規範來進行. 而現在各型作戰艦上不同系統各行其是的現象勢必將在日後新造艦與舊艦大修加改裝時視情況予以消弭. 而這種在系統上面持續整合發展的動作, 恐怕也不是僅止於海軍而已. 只是, 海軍既然是國際兵種, 曝光度高, 監控上面相對容易. 陸空軍的東西,  連萬惡的老美都在殲20這件事上跌了個跟斗,  真想要藏起來總是會有辦法的. 

假圖天國為文的出發點, 其實在文中可見. 例如說, 把中共的軍備發展認知為[在沒有迫切的安全威脅下, 投入軍事建設], 用古俊山的例子去投射到[中共軍隊因為媒體不過問必成貪汙樂園的結構性犯罪]等等, 最後結論[台灣與中國都要需要好好思考什麼才是合理的國防投資]. 首先, 何謂[迫切的國防需求]並非由外人認定, 以假圖天國的立場來說, 中共代表的[中國]對台灣既是別國, [台灣人]就沒有立場對[中國人]所定義的[迫切安全威脅]加以言及. 要談的該是[台灣如何因應對我有敵意的[中國]軍備發展]. 其實最能符合假圖天國撰稿人所說[在沒有迫切的安全威脅下, 投入軍事建設]的行為最好範例應該是冷戰後的美軍, 從他的觀點出發, 前蘇聯垮台之後全世界最窮兵黷武的就是美國人了. 如果美國人不算窮兵黷武, 那至少就眼前來看, 東海南海與中印邊界的狀況, 中共要將其認定為迫切的國防需求也不算說不過去. 至於說, [中國]有沒有[虛擲國力, 忽略社會公平]云云, 以假圖天國的撰稿人的立場出發, 那是[中國人]的問題, 干你[台灣人]屁事? 說到軍費問題, 姑且不論隱藏性預算, 因為這個問題實在太廣, 得要一筆一筆的來看. 像美國人把核武器的發展預算列在能源部底下, 能不能說是隱藏性國防預算? 其他像是一個馬桶蓋要價兩千美金的舊例又要怎麼算? 光就列在國防部底下的預算, 老共的預算也不像前蘇聯數十年如一日的維持在政府總支出的20%上下, 政府總支出也不能與GDP畫上等號. 把這些東西全部混在一起, 是一種偽科學. 把觀點混淆之後只為了偷渡去扣別人親中賣台的帽子. 古俊山的例子, 他的貪汙手法據報載是盜賣營產, 與軍備發展似乎無關. 就算有關, 對像假圖天國撰稿人這樣把[中國人]視為仇寇的[台灣人]來說, 應該是要大大鼓勵, 巴不得他全部一毛不剩的貪光光吧. 問題是, 人類有政府組織以來, 貪汙永遠禁絕不了. 就連新加坡的貪污調查局都出了貪汙犯, 你說其他國家的貪污能少得了? 當然不是說因為這樣貪汙就應該被接受, 不要說老共, 我們的制度在這上面都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但是把[可能/必定存在貪汙作為阻止軍備發展的理由]這樣的邏輯, 最近在台灣十分的流行, 就是[因為存在被噎到的可能, 就不要吃東西]的因噎廢食說. 難道能期望這套對理盲的台灣人有效的說法, 放諸四海能皆準? 還侈言[台灣與中國都要需要好好思考什麼才是合理的國防投資], 台灣能夠對[合理的國防投資]的[合理]二字達成共識都要謝天謝地了, 哪還管得到別人呢? 不過話說回來, 要是中共削減軍事投資, 不虛擲國力,重視社會公平與弱勢族群的照顧,造成中國經濟越發展,卻能控制貧富差距,少數民族赤誠擁戴,同時讓區域情勢變的和緩,長期來說中國的對外發展空間就能寬廣?   

老爸在世的時候, 對於作戰的邏輯有一個四段論:[能戰則戰, 不能戰則走. 不能走則降, 不能降則死]. 連純粹軍事觀點的野戰用兵都要講究彈性應變而非一根筋的對抗到底, 更何況更高層次的國家戰略? 台灣夾在美日與老共之間, 兩方各有各的利益. 台灣的國家戰略指導對任何一方都沒有對抗的本錢, 必須在兩方利益衝突夾縫中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而軍事力量只是國家戰略當中的一環而已. 軍事力量的強弱, 要匹配國家戰略的需要來設定目標. 簡單的說, 台灣要是只靠自己的軍事力量, 早就被統一十次有餘. 就是因為強權間的互相牽制, 台灣才能偏安到今天. 增加國防預算去解決作業維持費缺編的不正常現象當然不是壞事, 但是國防投資的分配絕對不只有錢而已. 不管對不對, 募兵制的推行早已成社會共識, 不然你找一個總統候選人出來喊恢復徵兵看能不能選得上? 美國人越戰後開始推行募兵制的時候, 所面對的窘境比台灣還糟, 經歷過那時的美軍將領多有不堪回首之感, 現在反而變成募兵制的最佳範例. 美國人在錢以外, 中間的措施花了多少心血? 募兵制絕不只是國防部的事情而已, 而台灣的募兵制推動不順, 到底是錢不夠還是不願當兵? 募兵制要是用錢就能解決, 那也不會是個問題. 華人社會文化上就沒有募兵制的土壤, 再加上私利當道的社會氛圍, 薪水加十倍我也不認為招得夠兵. 比起薪水來, 中間還有太多眉眉角角需要去調整修正. 就像引進軍用文官制度, 四參五政有多少業務是無關於戰訓的? 讓職業軍人能專注於戰訓本務, 戰訓以外的雜務就讓軍用文官去打理, 這個制度不建起來, 募來的兵去辦戰訓外的文書業務, 職業軍人的績效花在無助於部隊作戰效率的地方, 當然怎麼募都不夠. 而不使用霹靂手段, 靠立法院跟官僚系統去磨, 豈能成事? 只是要真能有霹靂手段, 那就不是台灣了. 與其說是一味弱化, 我倒是懷疑這是不是在緩和外在威脅的同時, 試圖引導輿論去重新凝結新共識的招數? 至少假圖天國的撰稿人會嗤之以鼻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av500 的頭像
acav500

音速大炳的胡思亂想

acav5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