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 不喜勿進. 

 21407042650214_725  

 今年是俗稱海鷗部隊的空軍救護隊成軍60周年. 也算是應景吧, 市場上推出了這本以救護隊冒險犯難聞聲救苦的[事]為背景, 以救護隊空勤組員的[人]為骨幹的小說.  

故事的時間線與現實作比較, 大概是從1998年的812風災開始, 歷經八掌溪事件, 八八風災, S-70C-6 7017機失事事件後結束. 幾個主角包括優秀, 資深但已經倦勤的空勤機工長, F-16失事後轉訓的機長和與他互不咬弦的救護士. 其實並不想飛, 但受到家長壓力而咬著牙繼續飛下去的副駕駛等人. 這些人各有各的個性, 各有各的邏輯, 也各有各的煩惱. 機工長和救護士是救護隊的老手, 機長與副駕駛則是相較之下青澀的新手. 於是在新舊隊員之間以是否具備[勇於擔屎的道德]來區分彼此是屬於已經成長的海鷗, 或是一枚蛋. 蛋也許能孵得出來, 也許不行. 海鷗能否常存天際, 也許能也許不能. 一名救護隊隊員, 是一枚蛋, 一隻海鷗, 或是一具鳥屍, 端賴於其人對這份工作的認知能不能夠符合[勇於擔屎的道德]基準. 這種以人為本的唯心論處理不好, 很容易把主角變成至高無上的聖潔存在而造成個人英雄主義. 這本小說有沒有這個問題呢? 其實多少是有一些, 你可以看到機長面對各種任務當中的危險完全沒有表露過憂慮或遲疑, 當然可以解釋為訓練夠精良, 對自己的能力具有絕對的信心, 所以對任務中的困難與危險有著游刃有餘的從容. 但是就連在營救與他幾乎完全境遇的落海戰轟機飛行官的當口, 特別是隨機的救護士就是害他自己受傷而被迫轉訓的同一人的情形下, 居然能夠一言不發的讓後艙的機工長和救護士透過獲救飛官的[聽說]去獲知其後的真相, 要說這種行為出現在八掌溪事件以後, 去岡山支援求生訓練之前, 機長所處的拒絕成長階段那還說得過去, 出現在其後, 就算是故意安排情節要去讓救護士在之後幫他取走最後一片蛋殼而特意營造的反差, 實在也是不夠適合. 至於說機工長, 一方面讓他表現出種種對於工作的倦怠, 一方面又透過種種描寫去強調他胸中的海鷗魂未死, 直到7026失事, 機工長成為僅存的主角之後, 才慢慢的放手讓他放下海鷗的重擔直到最後退伍作收. 其實都已經一等長了, 機工長要是真的倦勤, 最直接就是打報告下空勤, 除此之外, 也有很多其他方式可以解決.  做一個老隊員, 以這種方式做處理, 已經不是一般裝痞紓壓可以解釋得了, 都可以直接升格到自虐型人格了. 與他們倆個來比, 救護士跟副駕駛的描寫不多, 一個是典型的老海鷗, 一個是孵不出來的蛋. 嚴格說是戲份較多的配角, 來對機長和機工長作襯托. 其實看得出來作者已經費了不少苦心去消弭英雄色彩, 試圖去呈現一種平凡的偉大. 偏偏卻又要用道德這種用來衡量聖賢英雄的標準來貫串全篇去評價救護隊員, 特別是作為蛋與海鷗及鳥屍之間最為顯著的差異, 導致整本小說的調性呈現一種強行壓抑的不協調, 這是我個人覺得滿可惜的一點.

另外, 作者筆下的救護隊員基本上都是沒有家庭的孤鳥, 或是苦於家庭不美滿. 父母妻子女在文中都是以負面的存在出現. 吳教官整天留隊搞到快"家破人亡", 唐際生的老婆在他轉訓直升機時離開了他, 同時榨乾了他的錢, 讓他見到了地獄. 副駕駛的爸爸是全空軍有名的老飛官, 使得副駕駛即使已無意願, 也不斷的勉強自己留在飛行線上......這一點在文後, 審稿人也有觸及, 當然寫得很含蓄. 缺乏這一點, 整本書的深度就被打上了折扣. 其他像救護隊機務室和四修大的機務人員, 基本上被以地勤統稱, 算是被不痛不癢的幾句話帶過. 而高階長官(至少有一位是將官, 另一位只知道是高階, 不曉得是不是軍官)卻被描寫成沒點良心, 欠缺血性, 只懂懲處, 欠缺人性的官痞而對立於救護隊員. 人之所以為人, 就是因為除了黑白以外, 能夠接受不同的灰階. 以這樣光影分明的描寫去分割上下級, 多數也是導因於八通關事件傳聞帶給作者的成見影響吧. 當然八通關事件空軍官方做過一些澄清, 但是立委所做的戲劇效果過於強烈致使真相缺乏被繼續追查的動力而首先陣亡也是事實.  

相較於光鮮亮麗的主力戰機部隊, 救護隊的存在並不起眼. 原本以救助失事落海人員為主的海鷗部隊, 轉變為台灣幾乎全區服務, 聞聲救苦的專職救難單位, 與民眾的關係是最為接近的. 在海鷗隊員出生入死, 冒險犯難就因為"SOMEONE MAY BE ALIVE IN THERE"的同時, 不需要去隱抑他們信念的崇高. 因為, 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得到拿自己的生命冒險去換取讓別人有一線活命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av500 的頭像
acav500

音速大炳的胡思亂想

acav5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